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beat365·體育(中國)官方網站-手機版4個歸隱山林的精品民宿酒店強烈推薦 作者:小編    發布時間:2023-01-14

  石島山居位于中國威海,是多相工作室第一次切實面對大自然的實踐,設計到建成,歷時三年(2013-2015)。我們希望她能回應人們一些本質的需求?!吧睢?、“氣氛”與“場所”成為了我們這三年探討最多的事情。項目初衷為企業會所,之后逐漸定性為一個小型的精品文化酒店。

  我們選擇村落化的布局,圍繞小丘,幾組臺地上的木頭房子。這樣松散圍合的布局帶來了一些冗余的、未被精確定義的空間,有了許多模糊的、透氣的地方。

  我們相信設計是在設計體驗,形式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房子、景觀、設施構成場所,而場所是為了體驗。我們的設計在兩組視點中交織進行——屋檐下的人看出去,庭院里的人望過來。在一次次出入、停留、行走的經歷中,觀景的同時也成為景觀。

  因為場地條件復雜,原始資料不夠完整和嚴密,在施工過程中遇到的問題非常多,全程駐場非常必要,在過程中,充滿碰撞、優化、迭代、變更,許多難忘的設計決定是在現場完成的,有大量的現場判斷和現場調整。

  在設計團隊與業主持續而平等的溝通下,這個房子成為名副其實的甲乙方共同創造的東西。它不是一個隨便移植來的東西,也不是建筑師孤芳自賞的“作品”。它有屬于北方、屬于山東的氣質,也有這塊土地想要的、面向未來的精神氣質。

  理拾山房精品酒店位于蒼山國際高爾夫社區半山,背靠蒼山主峰西麓,面向洱海及旖旎的田園風光,視野開闊。項目用地南北和東西方向都有較大的地形高差。在這里,蒼山是設計的主題,也是故事的主線。我們希望建筑能成為蒼山的一部分。

  建筑師憑借在西南山地多年的設計經驗,巧妙有效地解決了關于地形利用、景觀營造、空間組織、視線屏蔽以及自然要素引入等問題。將建筑標高降低以適應坡地,形成了下層式的院落。兩層挑空的大廳與前庭后院相互借景,通透明亮。環境影響空間,空間是景觀的反饋,順勢而為地梳理各種矛盾,自然而然就形成了拾山房放松而又有溫度的建筑形態。左右兩側院落的墻體連續而肯定,將建筑主體、庭院、側院、長廊、露臺的界限相互融合,努力去營造一種自然而然相連貫通的感覺,消除建筑和空間內外之間的視覺界限,建立起面向山野、海面、田園、之間的視覺聯系。墻內:是歸隱,墻外:是塵世。

  “拾山房”的“拾”這個動作有積極介入的意思,“山”就是指建筑所處的環境,“房”就是心靈回歸質樸的一種表現。就如拾山房的英文名“Pure House”一般,整個酒店希望用最簡約的設計方式提供給人們一種回歸質樸的生活場景,體現了“放松”和“有溫度”的設計理念。設計初始我們就本著“歸心,歸山”的意境進行創作。建筑以平和、寬容的設計態度融入場地之中,使之和自然融合貫通。經過十幾輪的不斷討論和自我否定,房間數量從最早的20多間減少到13間,最后才達到目前的最佳狀態。在這里,我們試圖建立一個生動的空間序列:上山、入院、歸堂、賞云、眺海。建筑以謙遜而溫和的姿態表達了一個回歸“家”的意象。設計者以一系列敘事性空間融入敘事性的場地,營造出獨一無二的場所空間體驗。

  入口位于建筑角落,低調而謙遜,拾階而下,一棵數十載年份的花紅果樹迎面立在水池中央,瞬間吸引住人的視線。轉向經過光影斑駁的入口門廊,進入接待廳,開始以一種日常而純粹的方式進行空間體驗。公共區域以中央火爐作為視覺中心,兩層通高,形成整個首層的核心空間,其他的功能配套如接待中心、書吧、餐廳、內、外庭院等功能空間皆圍繞其展開。大廳前后下沉的庭院有效解決前后坡地高差帶來的困擾,同時也避免主干道的人流車流所造成的干擾,營造了一個溫度與日常,直抒心臆的趣味交流空間。大理明媚的陽光、樸拙的石、溫暖的木、混搭的家具與質樸的白墻在一起形成空間次序上的對話。安靜婉約,溫暖而舒朗。

  拾山房13間客房各具特色,均帶有寬大的觀景陽臺或私家院落,寬闊的居住空間中舒適的床品引人注目,敞亮的落地玻璃,精致、開敞的衛生間和寬闊的戶外休閑陽臺、配合周圍開闊舒朗的風景,可以欣賞窗外蒼山青翠、洱海碧藍……處處顯露出拾山房不俗的休閑氣質,令人不忍離去。

  頂層的半室內外空間作為第二公區將建筑空間推向另一個高潮,在這里,設計師將咖啡吧、交流和觀景融為一體,經過精心計算高度的橫向長窗,將蒼山洱海的日出日落、風起云涌“裁剪”和“借景”,讓我們靜靜地獨享,頂樓陽光書吧和休閑露臺與無邊際水池相依,成為線°觀景平臺。巨大的無邊水池仿佛一面鏡子成為洱海和流云的一種微妙延續,將視線送向遠方,融化在變幻莫測的天光里。

  拾山房的業主李駿、何飆是二十幾年的好友、同時也是拾山房的設計師,兩人擁有建筑師共同的情懷和夢想。對項目相同的認知和了解帶來了非常高的契合度。從項目的多次選址、設計的不斷自我否定、不遺余力的現場施工指導,到最后所呈現給這片土地的是謙卑的建筑、婉約的花草、古拙的石木、斑駁的光影。拾山房敘事性的空間以一種溫和的方式回應自然,融入自然,使建筑生長于環境之中,讓我們可以在真實的日常中聆聽自己的心跳,尋找到生活的本真,為我們帶來一個可觸摸的有溫度的建筑。

  整個建筑由新舊兩個主體構成,舊體是兩片墻,中間藏著老房子;新體面向廬山,仿佛三面打開的玻璃盒子。順著古驛站驛道的方向平行錯開,在沖突對比中產生了時光交錯的穿越效果。

  入口是一條白色花崗巖石板拼砌而成小徑,直面廬山瀑布。小徑兩側矗立著古驛站曾經的老樹,雖然風燭殘年卻依然挺拔向上。

  遠處由黑色石塊堆砌而成的墻體是這里獨一無二的存在,這些取于當地的黑色巖石,與白色墻面相搭配,更加襯托出老樹的蒼勁。而在平行的墻體中,一棟木質徽派老宅安然于內,有種霧里開花的朦朧意境,述說著時間,亦飽含新與舊的融合。

  文涵萬古江山氣,道續千年絲竹聲’,中國人喜竹,古來有之, 無數人在竹韻里,讀到安身立命、處事待人的生活哲學,竹最懂得如何撫慰中國人的心靈。出于這層原因,于昭在新房子大堂內的天花和接待臺都大量采用了竹元素。

  沿著左側的通道緩坡向前,黑色巖石塊拼砌而成的壁爐,依然延續室外的材質及工藝,堆砌在一旁的木柴是從老鄉家里收集來的,自然且溫暖。

  大堂吧的一組木制書架,將該區域地面高低差既安全又巧妙的劃分開來,同時還增加了各沙發組間的安定感。

  “我們特意用草繩均勻纏繞,將休息區鋼結構柱體包裹起來,使人能輕易接觸到的柱體部分沒有那么冰冷生硬?!庇谡呀忉尩?。

  除了對物的追逐,中國的民居,還大都有廊道和院子,從山西的家族宅院,到徽派民居;從江南水鄉的濱水居室,到廣州的西關大屋;廊道鏈接空間的交錯,或舒展、或隱私,都是一類生活狀態的展現。

  望廬亦設有廊道,以石制小橋的形式呈現,連接舊房子與新房子,在營造層級遞進的空間次序,beat365以及師法自然的脈絡情境外,也同時連接了過往與現在。

  而相對于大刀闊斧的改造,于昭對老房子的設計更多的是還原。他將原建筑縱向兩側比較矮的部分做了局部吊頂,有效的規避過多的建筑結構,也讓其自身精美的雕花能被白色墻面襯托出來。

  于他而言,老房子本身就是一件藝術品,在與室外老樟樹形成的風景之間進行選擇性的遮擋和穿透,一種宜人的氛圍便呼之欲出。這里的每一個空間都能呈現出不同的風景,在穿行停留的過程中,亦是一種豐富而有趣的心理體驗。

  老宅內的空間用“屏”來分隔的:“ 將原本阻礙入口的一組雕花屏風,原封不動的拆解下來移到入口左側墻面作為裝飾。既保留了入口主動線,也讓老建筑原本的面貌不失完整?!彼f。

  屏風是一種能巧妙分隔空間的形式。即不破壞老房子的完整性,又能對室內空間進行新的功能劃分和梳理,形成現代感的空間邏輯。

  休息區的傳統彩繪絲線刺繡屏風,是在一種比較新的絲光墻紙上完成的,寓意舊與新的交織。

  宴會廳與休息區相連,幾組挑高的屏風利用建筑本身的特點,將兩個天井圍合起來,利用自然光線強調出空間中心,塑造了空間的靜態節奏。

  地面依舊延續了新房子樸實的深色飾面磚,而淺色的木飾面跟老房子本身的深色木質也形成了鮮明的反差與對比。

  《后會無期》中說:“聽過很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誠然,人們習慣了用看熱鬧的心態俯瞰生活,卻忽略了回到內心深處自修,作為設計師,似乎有責任對此進行一些改變。以一種‘反思式’的存在,再現過往、還原生活,與情感層面拆解重現,為每一個到訪者完成一次自我解讀。

  茶房將設計師懷舊思緒與世間難得的清凈淡雅藏于一處,‘任他門外,車駕喧朝市’,門內只有茶香四溢。幾許深色竹卷簾漫不經心的垂落,用于高低空間的自然過渡,也令室外的景觀變的柔軟。

  在整個空間的設計中,他一直在尋找一個能連接新體與舊體之間的線索。恰巧,在現場的勘測中多逢雨天,油紙傘,這個在南方陰雨中常見的物件便自然而然的入了眼。

  還有一些舊時的蓑衣、木質的水鳥作為室內裝飾而存在,對此于昭有自己的理解:“我們的文化會習慣性的把情感注入到物件中去,睹物思人,再比如一提到傘,十有八九會讓人聯想到斷橋的故事?!?/p>

  傘大概是人們生活中最小的庇護所,代表了一種溫情的介質,彌漫在新舊兩個空間里。即便那種古典的生活方式如這所老房子般樣成了遙遠的幻像,但讓那些象征過往的‘物’出現在這現代化進程中,至少可以予空間以內容和溫度。

  后記:“這個項目自落成拍攝一共進行了兩次,時隔一年。同樣的角度,白墻上涮出了雨痕,石面上布滿了青苔,雨天,一切都是濕濕的。設計是有生命的,在我的設計哲學中,不自然的總是不夠好。如我們新的世界觀,也是需要一些時間去沉積的?!?/p>

  古人云:三吳行盡千山水,猶道桐廬景清美。在浙江桐廬有一個叫戴家山的畬族人聚居的自然村落,它海拔600米左右,水碧山青,群山懷抱, 建村已有380多年。云夕戴家山鄉土藝術民宿便位于這個美麗的小村莊,它是以一棟普通畬族土屋改造為主體的民宿,同時也是一個具有現代化酒店設施和服務的“鄉土藝術”精品酒店。

  民宿主體的原形是游離于村莊之外的一個閑置農舍,由背靠緩坡朝向山谷的一棟南北向黃泥土坯房屋和一個突出于坡地平臺的石砌平頂小屋構成。

  畬族土坯房屋在空間的建造類型上,可以看到客家與漢族傳統民居的影響:厚達40cm的碎石夯土墻是維護結構穩定的要素,其較少開洞的特質體現了封閉性和防御性。

  主樓墻面有竹竿伸進墻里用于晾曬,這是當地常見的晾曬方法。而埋在墻里的竹管原來是套管,用于從兩端固定夯制土墻的模板。

  原有的石砌小屋及其廚房,功能被完整保留了下來。旁邊新建餐廳的柴禾立面,緣起自最初來到基地老宅前拍攝的一張柴垛照片。屋頂掃帚圍欄,也是由莪山當地農戶用自己種植的掃帚草綁扎制作而成,獨具匠心。

  柴禾墻面是民宿壁爐取暖的材料儲備,需要不斷補充,而掃把這類易于老化而廉價的地方材料需要不定期更換。這樣的物質循環,將不斷地激活建筑和原住村民生活的聯系,從而使建筑真正融入鄉土文脈。

  在土坯房入口樓梯一側專門設有一個以建造過程為主體的展廳,陳列老屋原貌、施工過程照片,以及設計模型和設計師草圖等資料,其中凝聚的地方工匠的智慧與辛勞令到訪的游客由衷感到佩服。

  土坯房改造后的室內盡量保持原有構造,通過新砌磚墻上特意留出的裂縫可以看到黃色夯土墻體的原貌,結合燈光效果,以框景的手法再次凸顯了老房子那時間沉淀下的美。

  步入接待廳,陽光充沛,壁爐溫暖,畬鄉管家熱情而親切,桌上是自己做的當地小吃,吧臺里是管家釀的香醇紅曲酒,興致來了管家即興就給你來一段畬歌彈唱。

  在老屋改造的民宿主體南側,順應山體延伸出的帶狀場地,三個新建的獨棟別墅延續了同樣的材料運用和空間邏輯,為游客提供獨特的住宿體驗。

  別墅客房由畬鄉民居改造,畬族的文化融入在內飾,窄窄的樓梯,矮矮的柜子,設計過,又像沒有設計過就像住在這里的日子,像是山居生活,又不像傳統山村生活。

  老屋內原有的風車、桌椅、壇罐和竹織物在改造前就被有意識地收集起來,在改造后又以軟裝或裝置的方式呈現;客房床頭的紅布彩帶、衛生間內的馬賽克和入戶隔斷的圖案也都取材于畬族文化的符號紋樣。

  民宿的內部設計并沒有刻意采用裝飾元素,盡量保留了原有的結構和材料,這樣更多的是向歷史、向鄉村及民俗文化的借鑒與致敬。

5G天天奭多人运动 最新网站